问&答:《午夜战士》:Steve Orlando力求定义DC的性感、神秘同性恋英雄

Sava, Oliver. “Q&A: ‘Midnighter’: Steve Orlando Seeks to Define DC’s Sexy, Enigmatic Gay Hero.” Los Angeles Times, 3 June 2015, http://www.latimes.com/entertainment/herocomplex/la-et-hc-midnighter-steve-orlando-seeks-to-define-dcs-sexy-enigmatic-gay-hero-20150602-story.html.

原文地址:https://www.latimes.com/entertainment/herocomplex/la-et-hc-midnighter-steve-orlando-seeks-to-define-dcs-sexy-enigmatic-gay-hero-20150602-story.html

作者:Oliver Sava

个人翻译,仅供同好交流使用,请勿用于任何其他用途

内容不代表本人立场

超级英雄情侣午夜战士和阿波罗在90年代末对主流漫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Warren Ellis和Bryan Hitch的《权力战队》揭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种蝙蝠侠和超人的同位体间巧妙而平淡的同性恋关系。

在故事中,这些角色是同性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在漫画之外,这却是一件大事,尤其是在一个渴求更多多元化的同性恋角色的文化氛围中。

在《魔法师: 漫画杂志》中读到《权力战队》,年轻的Steve Orlando立刻被这对同性恋夫夫吸引住了,尤其是午夜战士,这个暴躁、喜欢冷嘲热讽,有能显示出打击对手的最佳位置的超能力的斗士。

“我拿起了《权力战队》,真的很棒,[午夜战士]也很棒,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一个同性恋男人和一个同性恋超级英雄能够出现在媒体上的形象。”Orlando说。”然后我又回去买了《风暴守卫》,从而开始了我对Warren Ellis的持续爱恋和痴迷,这完全是单方面的。”

Orlando出生于纽约州锡拉丘兹市,他在跳蚤市场找到了《西海岸复仇者》的过刊,那是一个名为《两只猫的故事》的故事,讲述了猫科动物超级英雄虎女和地狱猫之间的对抗。

“我仍然还爱漫画,这让我感到很震惊,因为我买的第一本现代书是《克隆传说》的一部分,那是我90年代在一家沃尔登书店买的”Orlando说。”尽管那是猩红蜘蛛首次亮相的时候——当时我真的很喜欢他那件撕掉袖子的连帽衫——但我还是出乎意料的坚持读了下来,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和漫画在一起了。

与《西海岸复仇者》和《克隆传说》相比,《权力战队》对超级英雄的诠释截然不同,性感矛盾的少年Orlando和其中的同性恋角色产生了共鸣。

十多年过去了,Orlando现在是一个非常骄傲的已出柜双性恋者,正在创作《午夜战士》系列,这是 DC 漫画公司第一个以男同性恋超级英雄为主角的漫画。 这是Orlando的第一个大型超级英雄项目,但如果说去年他在创作者著权的漫画《暗流》中初露头角的话,读者可以期待他与漫画家Aco和上色师Romulo Fajardo Jr.合作的《午夜战士》系列作品中的绝佳的创意、精心设计的角色和大量的动作场面(性感的以及其他)。

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交谈中,Orlando谈到了他个人的出柜经历,写作他最喜欢的角色的乐趣,以及与他的艺术团队紧密合作的重要性。

你是什么时候以双性恋的身份出柜的?

我是在20、21岁时才出柜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对很多人来说,以双性恋的身份出柜是以同性恋的身份出柜的一个捷径,这没有什么不妥,但我想真正知道我出柜的时候,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确实经历过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经历过的事情,从中学开始的。有一段时间,我被吓坏了,为自己辩解了很久。 然后和自己讨价还价。”好吧,也许和裸体的帅哥们出去玩没问题,但真的去碰他们,那就太奇怪了。” 然后神奇的变得不那么奇怪了。然后,你就会开始思考什么是可以的什么不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大学里,我和一个同样是双性恋的女孩约会, 这一切都说得通了。我们可以很张扬,每个人都很开门见山,可以这么说。 那时我确定了我也喜欢女孩子,于是我决定是时候了。

从那以后,事情就有了进展,现在我真的不在乎…和谁谈起这个问题了。我从来没有跟谁谈论过,这也许是我选择《午夜战士》的原因。因为他也没有…这是一种进步。不仅仅是关于这本书,因为13岁的Steve从来没有想过,他真的会在这个角色的传承中锦上添花,这个让他知道你不一定要像1998年《威尔与格蕾丝》中的杰克那样的角色。那也没有错,但它表明,媒体中的榜样不止一个。这是一个奇怪的过程,但是一个好过程。

这一切都在进展,我很高兴我做了我所做的事情,这样我知道现在的我是谁,我对双性恋的身份非常热情。 我看到社区两边都有很多人被排挤。 我试着尽我所能去处理这件事,但没有一种特定的成为同性恋的方式一样这一点也很重要,告诉别人这一点也很重要,我见过很多人苦恼于这样的想法,“哦,好吧,我必须做出选择,这是人们告诉我的。” 这让我很难过,因为你不必做出选择。 你只需要做你自己。 我认为让人们知道这一点很重要。 你不必对此如此武断。 有一种观点认为,男人的性取向并不像女人那样流动,我只是认为这反映了人们自己的性别角色和社交生活。 人们会因为这些感觉而失去太多的睡眠产生太多的内心冲突了,他们觉得他们不得不忽视这些感觉,无论如何,你不需要忽视它们。 这一切都是为了人们,这就是我的演讲台。 我花了15年的时间来建立它,但是我们现在终于到达这里了。

你是如何参与到新的《午夜战士》中来的?

我认识 “蝙蝠侠 “的编辑Mark Doyle很久了。我是通过Will Dennis认识他的,我认识后者的时间更久。关于”你是怎么进入漫画界的?”的简短故事。我14岁时就认识了Will, 我们在他的家乡伊萨卡的漫展上认识的。我应该算在漫画界工作过,因为我写了一个但从未发表的四期的吸血鬼故事,但我还是戴上了徽章,我看到一个高个子的红发男人,我说,“哦,你是做什么的? ” 他说: “哦,我负责编辑《地狱神探》。 ” 而在我从紧张中吐完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

那是在我14岁的时候,所以现在让我们快进到直到2012年我们才到了可以一起工作的关系的事实上。那时候Mark是Will的助手,所以我们在 《太空之谜 》里写了一个关于半人马吸毒然后在关于角斗士的幻觉中经历青春期的故事。Mark为我编辑了这个故事,所以当他去了蝙蝠办公室后,他知道当他问我是否愿意推荐一些角色之后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知道这不会是一件普通的选择,我立刻说了午夜战士,因为那是曾经的我——如果你看到我2002年在锡拉丘兹的Denny’s餐馆里,我一定会在那里吃着大满贯早餐,并大谈我有多想在权力战队里工作。这件事对我来说持续了很久,对我的朋友们来说,他们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说白了,我也是。

你对这个角色的定位是什么?

一句话的说法是: “午夜战士热爱他的工作” 我认为这对于角色来说是革命性的。这并不是说我是革命性的。当Warren Ellis提出这个想法时,它是革命性的,因为这个角色期望成为同性恋,残忍的蝙蝠侠。 (即使我,也许是徒劳的,想指出他是以魅影奇侠为原型的。) 但我觉得他们一点也不像。因为你看到午夜战士的时候,有一半的时间他都在笑。人们可不会把这和蝙蝠侠联系在一起。对我来说,这才是回到了这个角色的核心。他在炸毁一个恐怖分子的小岛时不是某种悲惨的送别。最后的画面是他像个傻瓜一样微笑着说 “我喜欢做我自己”

这种观点就是噱头。他在这个我们需要黑暗,阴郁的英雄的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当然,那些也很好。但是我们可以有其他的东西。我们可以让这个发生过这些不幸事情的角色成为夜魔侠或蝙蝠侠,但是他们在一直原地停留。 他已经向前看了,并且喜欢他现在的样子。 他找到了爱自己的方式,而那句话,那句台词,是我们作为人类都在挣扎的东西。 而这显然也是我们出柜进入酷儿群体的过程中所挣扎的,所以那句话对我来说造就了这个角色。

你打算如何探索他面具下的生活?

坦率地说,这是因为我们将第一次真正看到他不戴面具的样子。我们会看到他——目前,他不在阿波罗身边。我喜欢他们在《权力战队》中的关系,我也希望在漫画的未来某个时候,他们能再次相聚。但与此同时,阿波罗了解午夜战士,你迫使他探索自己的方式就是让他认识这些不知道他是什么的新角色。当你遇到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时候,那是90年代,那非常有颠覆性,因为他们是同性恋版的蝙蝠侠和超人。但现在没有那么颠覆了。我们有很多完美理解的例子可以证明,有上了媒体的异性恋霸权主义的男同情侣,而且他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

在某种程度上,这很好,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戏剧性的东西,但当一个角色已经对对方的一切都了解的时候,也很难表现出他自己。所以我们将会看到他融入酷儿群体去明白他是谁,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同性恋者,和他愤世嫉俗的性格,还有他性格中激进和大胆的一面。 他会如何做,普通人会对他所做的如何反应,他是否会改变自己。 也许不会,但也许他会想办法把更多的东西融入到他的性格中去。

午夜战士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他有自己的类型吗?

我不认为他现在有一个类型,因为我们在开始这个系列的时候,他只和一个人真正在一起过。所以关于他的探索有很多要说的。我并不觉得午夜战士有倾向的身材类型或种族类型,可以这么说,因为已经不会有像他这样的人了,因为只有一台带有碳纤维骨头和所有这些东西的谋杀机器。 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他的类型更多的是一种性格类型。 你可以看到,和他交往的人通常比他更能适应环境。 在他们两人之间,阿波罗比他更能适应。

即使是在《权力战队》中,人们也是和阿波罗做朋友,不得不忍受着午夜战士。在大多数情况下。我认为他喜欢那些有自己没有的东西的人,就像我们有时候都会喜欢的那样。做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这些人,也许他们的问题和生活和午夜战士在不同的尺度上运行。他们没有像他那样在疯狂的世界里运作,但他们也比他处理得更好。他是个自信的人,但是他被自信所吸引,他被那些从容面对事情,学会不把任何事情看成竞争或者战斗的人所吸引,因为这是他的天性。

你在剧本中如何平衡午夜战士的爱情生活和他的超级英雄生活?

在我看来,不要太关注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不是有意让自己听起来不正确,但是对我来说,不要让自己过于深究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 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我们要避免展现他是同性恋的一面。 我们在书中有大量的同性恋者的身影。但我也认为,不要因为他是同性恋,就把他的个人生活写得太过花哨,这很重要。所以我的方法是,我尝试在剧本中像描绘一个异性恋的个人生活一样描绘它的篇幅。不要把它看得比Oliver Queen的浪漫生活,或者Dick Grayson的感情生活还重要。因为这种平淡的态度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接受。 我们不想成为一个特殊的阶层。 我们想要平等,所以我认为叙事本身必须以这种平等来对待。 所以我们肯定会花时间去描写,但我觉得重要的是要表明,这本书本身并没有把它有一个同性恋的主角这个事实当作是什么不同的,或者说是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来对待。

《午夜战士》是DC第一部以一个男同作主角的漫画。这是否给你带来了压力?

大家当然对我抱有期望,我和其他一些人谈论过这个问题。 说那些期望没有带来压力是荒谬的,因为它是第一次,但同时,我认为对我自己,对整个社区来说,一本书就能总结出酷儿社区中每个人的经历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期望。这是我认为很多新的同性恋媒体都在挣扎的事情,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并没有那么多角色可以代表他们。 所以当这个角色出现的时候,人们是如此的渴望,每个人都想在这一个故事里看到一切。

如果《午夜战士》有50期或100期,那我当然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但同时,像《寻找》这样的节目是革命性的,但它不可能为同性恋群体做所有的事情,因为它有自己的设定,它不是一个选集,它只关注三个人。这三个人应该更加多元化吗?我可以同意这一点,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可能代表所有人的一切。所以是的,你总是会感觉到压力,因为你想让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被代表了,但我认为我们要做的真正的事情,也是真正的压力,就是不把所有的东西都表现出来。至少不是在第一个故事单元,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为了创造出对每个人都有一点吸引力的东西,你也会做出对任何人都没有深刻影响的东西。 我不想这么做,但我确实认为,我的责任是要创造出像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一样丰富、有层次、有质感的酷儿群体和男人和女人的描写。我觉得我有义务这么做。 这是我希望我们做的事情,这种压力是非常真实的。有同性恋角色而不是同性恋漫画,这确实是压力的来源。

当你透露午夜战士会使用Grindr这个应用时,粉丝们有些哗然。你对此有什么反应?

你看过第1期,Oliver,你觉得我们处理的如何?

我觉得还行,我没意见,但你刚透露的时候我也没意见。很多同志都用Grindr

我觉得你总结了一下。”哗然 “让人听起来像是有愤怒。我觉得是担心更多一些。很多人在我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说:”好吧,如果你要写一本“积极性态度”的书,你要展示他的性生活,你会谈论前戏吗?你会谈论X,Y和Z吗?” 而且你也看到了,即使是在8页纸中,我也认为我们把他表现为一个性活跃的男性是很重要的,是的,我们在第一期就用了安全套。我们对于他解释安全套是干什么用和如何使用的方面没有任何问题。A:我永远无法像Neil Gaiman那样做得那么好。B:这不是一本教育书。

但我认为它很重要,我认为人们所担心的是责任感的问题。如果我们要表现出午夜战士不是单配偶制,那么我们也必须要表现出随之而来的事情和他的责任感,并传递正确的信息。因为我认为积极的性态度是非常重要的。它有时会接近于一种奇怪的荡夫羞辱, 就像人们有时对同性恋性行为的态度一样。这是不对的。当然,同性恋的性行为并没有错。但我甚至认为它来自于一种更大的恐惧,害怕向读者和人们传递错误的信息,他们可能只看到他的性活跃,却看不到其他方面。对Grindr的恐惧来自于担心我们不会表现出他做这些事情是安全的。我们会的,但不是以阻止故事进行的方式。

除此以外,它又转回了这个想法,那就是它是同性恋人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们要展示一个现代的,当代的描写,不承认它的存在是可笑的。你会看到对午夜战士来说它是否有用处,但他不会尝试它的想法在当我认识的几乎100%的同性恋者都尝试过的时候——他们可能不喜欢它,它可能对他们没有什么用处——显得很奇怪。我认为人们会担心,他们会以为这会是这本书的全部内容,这是种合理的担心,但这不是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要体现同性恋社区, 我们必须承认它的存在。可以说这在社区里也是一件争议很大的事情。但不能否认它的存在。我查了一下,任何时候都有100万的人在线。所以人们确实有在用它。

预览和第一期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性爱内容也都包含在里面,因为在很多超级英雄漫画中,性爱是特别被低估或被忽视的。浪漫也没有得到太多发挥,但性爱尤其如此。

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时代在变。《格雷森》有一张一个女人跨在他身上大喊 “Dick!”的扉页。 我们也的确是从 《格雷森 》中开始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们在能放的和不能放的内容都做了慎重考虑。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是一本T+[青少年+]分级的书,而不是一本“成年读者”分级的书。我几乎想要一本T+的书。我们并没有在《午夜战士》里展示那些如果换成一对异性情侣就不是T+分级的内容。又不是说你看到他在骑某个男人。那些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如果是成年读者分级,那会给人一种如果是两个男人会放荡得多的感觉,而我觉得根本就不是那样。因为事实并非如此,也不应该如此。

但你经常看到,哦,这是成年分级是因为有两个男人在接吻,但当它基本上是一个软色情异性恋的场景时它就是T+。显然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并且从把格雷森风流倜傥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书中转换出来。说实话,我觉得《午夜战士》更有吸引力。虽然我相信网上的人肯定会不同意我的看法,因为格雷森的[屁股]有自己的追随者,午夜战士就是其中的一员。重要的是要把他表现得自信满满。我们并不为他的性取向而感到羞耻,也不是在做色情读物。展示他在这些情况里没有什么问题。

说到午夜战士的性生活:在预览里,地上的那些是午夜战士的蝙蝠侠内裤吗?

那些是午夜战士的内裤。我觉得这很说得通,因为午夜战士很有幽默感,他很喜欢去惹怒别人,所以他当然会有蝙蝠侠的内裤,因为他可能觉得蝙蝠侠是DC宇宙中最搞笑的人。就像他喜欢挑格雷森的毛病一样,我想午夜战士也会觉得蝙蝠侠很搞笑。这并不是什么未来联动的神秘伏笔。只是他们对待生活的方式实在是太不一样了。这就是在《格雷森》中看到午夜战士的乐趣所在。这就是看到他和其他DCU角色在一起的乐趣所在,因为如果他可以选择说或者不说一些会激怒别人的话,他总是会选择说出来。这也是人们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写《午夜战士》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最有挑战性的是什么?

最有趣的事情是塑造每一期的中心。如果我们每期都没有疯狂的动作片式的事情发生,那我们在写《午夜战士》的时候,就不是真正的好作品。所以,最有趣的就是想出这些我知道会发生,但你们不知道会发生的事情,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在8页纸的情况下,当DC让我去做的时候,我说:”太好了!这就是高潮:他要和一个蠢货对决。” 就是这样,然后其他的事情都是围绕着这个展开的。但我知道他对那个蠢货使出最后一击的那句关键台词是最重要的, 在第1期中,我还希望通过一些东西让人们看到他是个特别的人,他的角色有一点荒诞感,我们希望通过黑色幽默和80年代到90年代再到现在类型的动作电影怪异感来让这个角色变得有趣。创造这些时刻是非常棒的,从我每次在网上大写的内容就可以看出,每期里我最喜欢的是什么是很明显的。

最有挑战性的事情——角色本身和他的能力是很有挑战性的,但有趣的是找到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也是我一直在想的事情,但同时我认为大家错误地把他想得太厉害了。基本上,他的能力就是找到办法攻击你,但不代表他能伤到你。假设说,他可以和毁灭日打上几个小时,而毁灭日永远也打不到他,但是他也一样,不管他打了多少次毁灭日,都不会造成什么伤害。这不是我凭空捏造的,这可以追溯到他在《权力战队》里和Regis打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继续打我,反正无所谓。” 所以,找到创造性地使用他的力量的方法可能是最有挑战性的事情,当然,还有他的台词经常被引用的事实。所以,创造出属于午夜战士的时刻,可以说是最有趣的,但同时也是最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有一个期望值在那里。我的对手不是垒球运动员。我的对手是Warren Ellis、Mark Millar和 [Grant] Morrison,这是超级可怕的。这是很好的驱动力,但还是超级可怕的。

《暗流》是你的第一部主要的漫画作品。你从那本书中所学到的对你的《午夜战士》的创作有什么启发?

我学到的最主要的一点是关于合作。不仅仅是互相发发邮件,而是和你的艺术家保持紧密的联系。因为漫画最好的地方在于这是一个团队,你真的处在一种团队合作的关系中,这的确是一种关系,相信我。你们让彼此变得更好,这是我在创作《暗流》时学到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让Artyom [Trakhanov,漫画家]自由发挥。《暗流》的每一个脚本都有22页长, 你可能会注意到没有一期的《暗流》是22页长的,那是因为他会深入挖掘这些场景,并说,”你知道,我想扩展一下。”如果我们能在这里放上醒目页就更好了。” 诸如此类。所以,作为一个编剧,有时会有这样的冲动,你会想,”哦,伙计,但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然后你会发现,”等等,我表现的像个自负的混蛋。” 这是团队的功劳,也许我有自己的计划,但我认识这个人,我们认识很久了,我相信他一定会把我想要的东西,我想要的内核,做得更好。我在《暗流》里学到了什么时候该把自己沉浸在合作中,而且效果很好。

这就是我们要在《午夜战士》中运用的东西,因为我永远也无法做出像Aco在那本书上所做的那种疯狂的布局。那都是他的功劳。我是以图像为主,以对话为主。我把这些都给了他,但是这其实是为了让他准备好,让他知道他要做什么。 并且让他做要做的事。 最终几乎从不会是你一开始设想的那样。有时也会有那些柯达时刻,你会想,”哦,天哪,这正是我在剧本里写的,这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是的,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你会觉得很酷,很满意,但同时,你必须准备好即兴发挥,知道你们双方都举足轻重。而且你们要一起努力做出比你们任何一个人自己创造的都要好的作品。所以我在 《暗流 》中学到了这一点,因为Artyom是个了不起的艺术家,我永远也无法做出他怪异、疯狂、别出心裁的布局。而现在我把它放到了《午夜战士》里,在这里我和另一位艺术家一起工作,我也永远无法做出他那样的疯狂、怪异、别出心裁的布局。这其实是一条强有力的贯穿线。

而你觉得上色师Romulo Fajardo Jr.会给《午夜战士》的画面带来什么?

老实说,Romulo是我们刚才谈的内容的延伸。Aco想要—— 我们一开始没有上色师,他推荐了Romulo。他说,”这是我认识的一个人,我们保持很好的联系,我们相处的很融洽,最终效果会非常好的。” 而对于编辑部或我来说,很容易就会说:”你凭什么告诉我们谁来画这本书,兄弟?” 但你必须知道什么时候一件事是正确的,这要归功于我的编辑Chris[Conroy]和Mark [Doyle]的,他们非常聪明,比我更清楚什么事是对的,他们说,”让我们试一试吧。”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之间的紧密关系导致了一种强烈的风格,如果你的艺术团队彼此不认识,或者彼此之间没有密切接触,也许就不会拥有这种风格。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方法,他们知道彼此的提示,不管是描线还是颜色,也因为他们互相了解,任何类型的点评都不会有压力。 这真是太棒了,而且他们明白每个人的想法来源。 Romulo带来了活力,他知道在一个已经疯狂的页面中该强调什么,他知道如何吸引读者的目光,因为他非常清楚Aco追求的是什么。 对我来说,这些页面的最终效果就是当合作发挥作用时的完美结局。 显然,如果这是一场灾难,那就是一场灾难,但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

 你想让读者们在看完《午夜战士》第1话后获得什么?

说实话,我只想让他们在看完之后说,”太棒了”。 这听起来可能很简单,但我觉得一点也不简单。因为它包含了太多内容,还有那么多作为第一本以同性恋为主人公的书而随之而来的包袱,但如果我们真的把他作为一个角色来看待和接受,他们不应该说,”那是一本很棒的同性恋漫画。” 他们应该说:”那是一本很棒的漫画。” 希望他们喜欢他,他是一个喜欢挖苦人,机智而又独特的角色,还有并不随处可见的个性,我希望,在读过第一期之后,他们会觉得他们懂得他,并希望和他一起在他的这段旅程中了解午夜战士的含义。午夜战士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不管他是否穿上了这身衣服。是的,这段旅程会涉及到很多拳打脚踢和隐隐约约的暗示,但这将是一段令人兴奋的旅程,希望他们会支持他走下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