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指南:阿波罗/午夜战士

施工中

目前只有各个系列的简略介绍


总列表:

  • [1998] 风暴守卫/Stormwatch Vol. 2 #4-6
  • [1999-2002]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1 #1-29
  • [2000-2001] 珍妮-斯帕克斯:权力战队的秘密历史/Jenny Sparks: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uthority #1-5
  • [2002] 权力战队:凯夫/The Authority: Kev #1
  • [2003] 权力战队:焦土/The Authority: Scorched Earth #1
  • [2003-2004]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2 #0-14
  • [2004] 政变/Coup d’État
  • [2004] 权力战队:隐藏的人性/The Authority: Human on the Inside
  • [2004] 权力战队:更多的凯夫/The Authority: More Kev #1-4
  • [2004-2005] 权力战队:革命/The Authority: Revolution #1-12
  • [2005-2006] 权力战队:伟大的凯文/The Authority: The Magnificent Kevin #5
  • [2006]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3 #1-2
  • [2010] 权力战队:失落的一年/The Authority: The Lost Year #3-12
  • [2007-2008] 权力战队:首队/The Authority: Prime #1-6
  • [2007-2008] 午夜战士/Midnighter #1-20
  • [2007] 骗徒与午夜战士/Grifter & Midnighter
  • [2007] 午夜战士:末日战场/Midnighter: Armageddon #1
  • [2008-2010]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4 #1-18
  • [2011-2014] 风暴守卫/Stormwatch Vol. 3 #1-30
  • [2015-2016] 午夜战士/Midnighter Vol. 2 #1-12
  • [2016-2017] 午夜战士与阿波罗/Midnighter and Apollo #1-6
  • [2017-2019] 野风暴/The Wild Storm #1-24
  • 其它系列、单刊&特刊
  • 其它联动

Stormwatch Vol. 2 #4 (Feb. 1998) Cover by Bryan Hitch

风暴守卫/Stormwatch Vol. 2 #4-6 [1998]

《风暴守卫》于1993年开始出版,#37起由编剧 Warren Ellis 接手,1998年2月,阿波罗和午夜战士首次出场于《风暴守卫》Vol. 2 #4 。

这个持续三期(#4-6)的故事名为更好的世界(A Finer World),讲述了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起源,以及他们和第一任气象员 Henry Bendix 之间的恩怨。

收录合集:

Stormwatch Vol. 2 (#48-49, #1-11)

Stormwatch Vol. 4: A Finer World (#4-9)


The Authority Vol. 1 #1 (May 1999) Cover by Bryan Hitch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1 #1-12 [1999-2000]

1999年,编剧Warren Ellis 和漫画家 Bryan Hitch 开启了《权力战队》系列,延续了部分《风暴守卫》中的角色,这其中就包括了阿波罗和午夜战士。

《权力战队》被誉为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影式超级英雄漫画。最初的十二期由 Warren Ellis 执笔,包含了三个四期长的故事:圆环(The Circle)、位面飞船(Shiftships)以及外界黑暗(Outer Dark)。

在第二个故事“位面飞船”中,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关系首次被正面揭示。首次亲吻出现于#8。

被调侃“赶紧去开房” 出自The Authority Vol. 1 #8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Relentless

The Authority Vol. 1

Absolute Authority Vol. 1

Authority Omnibus

世界最佳夫夫 The Authority Vol. 1 #13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1 #13-29 [2000-2002]

#13起由编剧 Mark Millar 接手,包含降生(The Nativity, #13-16)、人间地狱(Earth Inferno, #17-20)、勇敢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22, #27-29)以及权力转移(Transfer of Power#23-26)四个故事。

838性转宇宙波午,阿佛洛狄忒(Aphrodite)与夜影(Nightshade)出场于#19。

在权力战队上任队长,二十世纪精神 Jenny Sparks 与二十世纪一同逝去之后,权力战队找到了新生的二十一世纪精神,也是波午夫夫奶孩子的开始。

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婚礼 出自The Authority Vol. 1 #29

在#29期结尾,经历了G7-权力战队事件后的权力战队相聚于母舰之上,庆祝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婚礼。波午夫夫也正式收养了二十一世纪精神 Jenny Quantum。

这也是超英历史上第一次同性婚礼。(2002年7月)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Under New Management

The Authority: Earth Inferno and Other Stories

The Authority: Transfer of Power

The Authority Vol.2

Absolute Authority Vol. 2

#21 收录于The Monarchy: Bullets Over Babylon

Authority Omnibus


波午和 Jenny Sparks 首次相遇 出自 Jenny Sparks: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uthority #2

珍妮-斯帕克斯:权力战队的秘密历史/Jenny Sparks: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uthority #1-5 [2000-2001]

权力战队成立前的故事,Jenny 如何与其他权力成员战队相遇。波午出场于#2,2099年版波午出场于#5。

收录合集:

Jenny Sparks: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uthority

Authority Omnibus


生气的波午夫夫 出自The Authority: Kev #1

权力战队:凯夫/The Authority: Kev #1 [2002]

一位名为 Kev 的特工试图消灭权力战队的短故事,最后因称呼波午夫夫”couple of poofs”而被他们揍进了医院。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Kev


在 Jenny 面前爆了粗口的午夜 出自The Authority: Scorched Earth #1

权力战队:焦土/The Authority: Scorched Earth #1 [2003]

剧情衔接 WildC.A.T.s/Aliens 单刊,权力战队对抗一位曾隶属风暴守卫的老朋友。


“而人们奇怪我看上他什么了。” 出自The Authority Vol. 2 #0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2 #0-14 [2003-2004]

新的《权力战队》系列由编剧 Robbie Morrison 执笔。包含现实股份有限公司(Reality Incorporated, #1-4)、巨兽(Behemoth, #5)、神格(Godhead, #6-9)、破碎的世界(Fractured World, #10-13)、街头生活(Street Life, #14)五个故事,以及收录了其他系列前提故事的#0。

#1-9是《政变》联动系列的一部分。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Harsh Realities

The Authority: Fractured Worlds


Coup d’État #4: The Authority

政变/Coup d’État #1-5 [2004]

《政变》联动系列围绕着权力战队接管美国而展开。

收录合集:

Coup d’État


“你知不知道对我来说,有时候,告诉你我有多爱你是多么的难?” 出自 The Authority: Human on the Inside

权力战队:隐藏的人性/The Authority: Human on the Inside [2004]

这一次权力战队面对的敌人也许是他们自己。

阿波罗第一次家暴午夜出自这里。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Human on the Inside


以为波午来打击报复而吓到的 Kevin 出自The Authority: More Kev #1

权力战队:更多的凯夫/The Authority: More Kev #1-4 [2004]

衔接《权力战队:凯夫》,权力战队其他成员惨遭外星种族毒手,波午夫夫不得不与 Kevin 组队来拯救世界。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Kev


午夜与未来阿波罗的亲吻 出自The Authority: Revolution #2

权力战队:革命/The Authority: Revolution #1-12 [2004-2005]

这个12期的迷你系列由 Ed Brubaker 编写。权力战队成为了美国的统治者。然而午夜战士与未来阿波罗的一次意外会面改变了一切。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Revolution Vol. 1

The Authority: Revolution


权力战队:伟大的凯文/The Authority: The Magnificent Kevin #5 [2005-2006]

Kevin 与权力战队的又一次合作。


喜闻乐见的“别装了谁都知道你俩是一对”环节 出自 The Authority: The Lost Year #8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3 #1-2 [2006]

这个由 Grant Morrison 执笔的系列在2006年出版前两期后便因为种种原因被搁置。

权力战队:失落的一年/The Authority: The Lost Year #3-12 [2010]

2008年,这个未完的系列由 Keith Giffen 接手,继续讲述权力战队在母舰出现问题而迷失在时空中后长达一年的冒险和回家之路,大部分平行宇宙版波午都在本系列中出现。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The Lost Year Vol. 1

The Authority: The Lost Year Vol. 2


想知道自己过去而在碉堡内发脾气的午夜 出自The Authority: Prime #5

权力战队:首队/The Authority: Prime #1-6 [2007-2008]

权力战队和同样在追查 Henry Bendix 留下的神秘碉堡的风暴守卫首队相遇,但他们的冲突却出现了意外的转折。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Prime


这张著名的地球背景的亲吻出自 Midnighter #7

午夜战士/Midnighter #1-20 [2007-2008]

午夜战士的首个个人刊系列,由 Garth Ennis 和 Chris Sprouse 创作。包含了三个中短篇故事以及四个单刊故事。

其中#6 献给太阳的花束(Flowers for the Sun)描写了武士背景下的阿波罗和午夜战士。

收录合集:

Midnighter: Killing Machine

Midnighter: Anthem

Midnighter: Assassin8

Midnighter: The Complete Wildstorm Series


暴躁午夜 出自 Grifter & Midnighter #1

骗徒与午夜战士/Grifter & Midnighter [2007]

午夜战士和老冤家骗徒组队拯救世界。

收录合集:

Grifter & Midnighter


吻别 出自 Midnighter: Armageddon #1

午夜战士:末日战场/Midnighter: Armageddon #1 [2007]

午夜被虚空传送到不久的末日未来——母舰坠毁,Jenny和医生下落无踪。而他们似乎无法阻止这个未来的到来。

收录合集:

Midnighter: The Complete Wildstorm Series

Wildstorm: Armageddon


想念你 出自 The Authority Vol. 4 #11

权力战队/The Authority Vol. 4 #1-17 [2008-2010]

世界末日故事线,著名的隔着大气层气球传爱的剧情就是出自这里。

#18 中,新的权力战队准备启程,午夜战士选择同无法离开太阳的阿波罗一起留在了地球。

收录合集:

The Authority: World’s End

The Authority: Rule Brittania


无时无刻不闪瞎眼的小情侣 出自 Stormwatch Vol. 3 #6

风暴守卫/Stormwatch Vol. 3 #130 [2011-2014]

新52后,野风暴正式并入DC宇宙。在新的风暴守卫中阿波罗和午夜战士有了全新的造型和背景,在他们超英生涯的起点重新相遇,互相吸引。

收录合集:

Stormwatch Vol. 1: The Dark Side

Stormwatch Vol. 2: Enemies of Earth

Stormwatch Vol. 3: Betrayal

Stormwatch Vol. 4: Reset


“你错过了我打得最漂亮的一场仗。” 出自 Midnighter Vol. 2 #12

午夜战士/Midnighter Vol. 2 #1-12 [2015-2016]

午夜战士第二个个人刊系列。由 Steve Orlando 编写。午夜与阿波罗分手后的单身生活。

阿波罗于#11回归。

收录合集:

Midnighter: Out

Midnighter: Hard


Midnighter and Apollo #6

午夜战士与阿波罗/Midnighter and Apollo #1-6 [2016-2017]

衔接《午夜战士》Vol. 2。阿波罗被困在了地狱,而午夜战士愿赌上一切带他回来。

系列结尾两人明确了心意,午夜也重新搬进了阿波罗的公寓。

收录合集:

Midnighter and Apollo


The Wild Storm #20 Cover by Dean Ormston

野风暴/The Wild Storm [2017-2019] #1-24

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创造者 Warren Ellis 带着全新形象的他们回归。野风暴宇宙与主流DC宇宙相平行。

阿波罗和午夜战士出场于#17。

收录合集:

The Wild Storm Vol. 1

The Wild Storm Vol. 2

The Wild Storm Vol. 3


其他系列、单刊&特刊 (完善中):

The Authority Annual 2000

WildStorm Summer Special

Wildstorm Winter Special

The Authority/Lobo: Jingle Hell

Planetary/The Authority: Ruling the World

Captain Atom: Armageddon

Gen 13 #10-13

Wildcats

Grifter

Wildstorm Fine Arts Special: Spotlight on The Authority

Love is Love

Young Romance: The New 52 Valentine’s Day Special


其它联动(完善中):

拌嘴的大超和午夜 出自 Dreamwar #6

梦幻之战/Dreamwar

“把你的手从我丈夫身上拿开。” 出自 Countdown Presents: The Search for Ray Palmer: Wildstorm

寻找雷-帕默尔/Countdown Presents: The Search for Ray Palmer: Wildstorm

午夜战士单人:

格雷森/Grayson #1-2, #4-7, #13-14, #18-20

蝙蝠侠与罗宾永恒/Batman and Robin Eternal #23-26


酷儿可见性访谈:Steve Orlando 重聚午夜战士和阿波罗

Santori, Matt. “Queer Visibility Interview: Steve Orlando Reunites MIDNIGHTER AND APOLLO.” Comicosity, 5 Oct. 2016, http://www.comicosity.com/interview-steve-orlando-reunites-midnighter-and-apollo

原文地址:http://www.comicosity.com/interview-steve-orlando-reunites-midnighter-and-apollo/

标题:Queer Visibility Interview: Steve Orlando Reunites MIDNIGHTER AND APOLLO

作者:Matt Santori

个人翻译,仅供同好交流使用,请勿用于任何其他用途

内容不代表本人立场

这是一个关于一本每个人都喜爱(也乐于评论)却没人订购的书的故事。

《午夜战士》轻而易举地成为2015年DC漫画公司DCYou活动的皇冠上的明珠之一,将这位同性恋英雄推向了认可和赞誉的新高度。 然而,直销市场却对此坐视不理。对他们来说幸运的是,也多谢《午夜战士Vol.1》的书市上的良好表现,他们在《午夜战士与阿波罗》中又获得了一次机会。

编剧Steve Orlando再一次站在了 DC 首要的同性恋情侣的立场上,他坐下来与 Comicosity 谈论如何把阿波罗带到大众面前,如何与新的系列漫画家Fernando Blanco合作,以及如何为了埋藏彩蛋而深入挖掘 DC 漫画系列。

Matt Santori:让我们来谈谈男孩们吧。《午夜战士》开始的时候,他还处于绝对的单身,在系列的最后你让他和阿波罗重归于好。你对在前系列和现在他们的双人刊中重燃这种关系的过程有些什么想法?

Steve Orlando我想这是为了给他们作为一对情侣以及他们的关系打下更坚实的基础。在《午夜战士》的结尾,他们已经开始考虑再试一次,就像我们很多人一样,他们又重新走到了一起——远在那之前,他们的心就重聚在了一起。

我们在《午夜战士》中想做的是给这两个角色一个机会,去发现他们作为个体到底是谁,这样当他们再次走到一起时,他们的关系就会是一种选择——而不是必要或义务。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认为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失浪漫。我们永远不想和如果离了他们我们就无法生存的人在一起。我们想要和他们在一起,因为这是我们想要如何度过我们的生活的第一个,最好的选择。 而不是因为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认为这是我们很多人在现实生活的关系中看到的东西。 这曾出现在我生活中,现在他们也一样。 他们各自闯荡过。 他们知道自己可以独立生存。 这个世界不会毁灭。 但是如果他们一起为之战斗的话会更好。

MSG:你提到我们要把他们作为个体来认识。经过一年的深度关注,我们对午夜战士肯定有了这种认识。我们会在新系列中以同样的方式展现阿波罗吗?

SO我们肯定会花一些时间深入这个角色。如果你看过《午夜战士与阿波罗》#1,你会发现阿波罗在这一期的结尾处已经到了可以自立的地步。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时刻,阿波罗在他们的那场战斗中向世界、向读者——以及本系列的反派——展示他是谁。而且他可能并不是人们所想的那样。

我认为现在绝对是展现他的时候了——也为了看到他们立场中的细微差别。 正如我们在第一期中讨论的,阿波罗和午夜战士都杀人,但是阿波罗的观点不同。 他比午夜战士拥有更多的传统童年的羁绊,至少在目前的连载中是如此。所以,当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看到午夜战士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会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思考。

我回想起Millar-Quitely权力战队系列中的一幕,午夜战士面对一个说“等等,我有孩子”的狼人,而午夜战士斩下了他的头并说:“相信我,没有你他们会更好。”也许这句话说的没错!但是午夜战士并没有真正考虑这一点。对他来说,这只是一句调侃。

对于阿波罗来说,他考虑的是其中的意义。这并不在于 “这么做有必要吗”,而更多的是在于我们什么时候做,为什么要做,以及如何做。我想他的观点改变了午夜战士最终所做,又何尝不是呢?他是一个本质上不同的人物。

MSG:这可能是一个非常死宅漫画迷的问题,但我知道我在跟谁聊天,所以我还是要问。阿波罗和午夜战士在新52之前有一段辉煌的历史,在《重生》之后可能会再出现,也可能不会再出现。我们会看到之前那段生活的影子吗?

SO要知道,《重生》不是重启。在《午夜战士》里真实的一切现在也是真实的。我仍在那里建立的故事基础上接着创作。说实话,如果有一天他们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秘密结婚多年,会有很多奇怪的事情要展开。那他们的孩子在哪?这会有很多奇怪之处,我想复兴这些角色。但我并不认为现在涉及这些是这个故事的方向。

我们只有六期(当然,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回归,就像这次一样),我想先探究这些角色是谁,以及他们在当前背景下的意义。我也很想有机会在接下来的剧情中继续探索其他的事情,这取决于故事结束后会发生什么。

MSG:我们来谈谈这个回归吧。我们听说尽管直销市场销量不高,但《午夜战士》的第一卷在书店里的销量表现非常好,显然也受到了很高的评价。这个新系列是如何萌芽的呢?

SO:说实话,这很简单。我知道《午夜战士》的销量很好。作为作者,我们可以登陆亚马逊去看我们所有的书的销售情况——虽然这不是整个销售市场,但它能多少说明一些。我去和Dan DiDio一起吃午餐,问他是否有办法在午夜战士和阿波罗上展开更多,因为我还有很多故事要讲。

他说:”当然有。”

就是这样发生的。一场在西雅图的晚餐和让他们的爱情广为人知的读者们的支持——远超我们根据月销量所做的估计。

MSG:之前主要是与ACO合作,这个系列则是和一个不同的画师一起。这一次你为Fernando Blanco写的脚本有什么不同?

SO:ACO亲自推荐了Fernando,所以我认为他对他接手这个系列有很大的信心。而且我们还有Romulo Fajardo,他是漫画届最好的上色师之一。

至于为Fernando Blanco写作,这一切都是关于信任。作为一个创作者,我从不试图过度干预我的合作者,因为无论如何这本漫画都会发生。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一部漫画发生,但是最好的方法是知道什么时候该介入,什么时候该放手。在我们开始做这个系列之前,我读了大量的Fernando的作品,让我知道了一点如何去做。

我会说,”好的,这就是这页上发生的事情,Fernando。我知道你在布局和节奏方面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比我在脚本中可能做到的更有创造性。在这些页面上你可以真正深入挖掘和展示你自己的东西。”

这可能会让人很紧张,但这也是合作的一部分。知道什么时候不要介入。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可笑,但知道什么时候该相信你的合作者,知道什么类型的东西——通过研究——他们可以真正的深入挖掘和并且出奇制胜。并提供他们能真正做到这一点的时刻。

和ACO也是一样的。和 Emanuela Lupacchino 和 Brian Ching 在《超女》中也是一样的。只是时间不同罢了。

对我来说,这就是工作,这就是我们作为合作者的工作。

MSG:从第1期我们可以看出,你仍然保持着硬核动作场面与更内在的情感空间之间的平衡。看来Fernando也真的是把这一点贯彻了下来。

SO:没错。硬核动作和更多的硬核动作。 [笑]

是的,Fernando做得很好,随着书的深入你会发现他的风格与ACO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它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兴奋和创意。我更愿意看到这一点而不是他担心自己看起来和ACO一模一样。我不希望那样。我只想要这本书做到最好,而这也正是我们要得到的。

MSG:我们已经在预览中看到Grant Morrison的《七勇士》系列中的地铁海盗出现了,而在这期后面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彩蛋。作为一个创作者——甚至可能作为一个粉丝——是什么在推动着这一切?

SO这一系列的首要观点是DC宇宙的丰富性和独特性。在漫画中的世界里,你可以打开第一页看到的是地铁海盗,但到了最后,你会看到一群不同的巫师和一个六臂持枪的地狱恶魔。事实就是任何事情都可能真的发生。

这是宏观而言,但我也觉得这才是漫画书真正的特别之处。我试着在我所有的书中都尽量做到这一点。

具体就地铁海盗来说,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看午夜战士直面揍海盗是很有意思的。而《七勇士:曼哈顿守护者》也很像《午夜战士》。它没有那么暴力,但它是一本真正深入研究人际关系和现实生活中的英雄主义的书。

使用《杀手》中的角色也是如此。我认为很多Garth Ennis/John McCrea的那类作品的基调都与《午夜战士》相毗邻。我们都有些锋芒毕露,我们在自嘲的方面和叙述力度中都有一点点尖刻,但还有我认为是在那本书中固有的讽刺和讥讽的小调子。午夜战士栖息在一个稍有点恐怖,稍有点荒诞的世界里。

MSG:我还有一个问题——把话题从《午夜战士》转到将于明年2月推出的《美国正义联盟》。当然是在没有剧透的情况下,你在推出一个完美的JLA角色名单时必须考虑的或考虑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你知道我们喜欢在Comicosity讨论出场名单!)

SO我认为就美国正义联盟而言,最简单的答案是这个正义联盟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美国。我认为这是我作为一个创作者最大的责任之一。

问&答:《午夜战士》:Steve Orlando力求定义DC的性感、神秘同性恋英雄

Sava, Oliver. “Q&A: ‘Midnighter’: Steve Orlando Seeks to Define DC’s Sexy, Enigmatic Gay Hero.” Los Angeles Times, 3 June 2015, http://www.latimes.com/entertainment/herocomplex/la-et-hc-midnighter-steve-orlando-seeks-to-define-dcs-sexy-enigmatic-gay-hero-20150602-story.html.

原文地址:https://www.latimes.com/entertainment/herocomplex/la-et-hc-midnighter-steve-orlando-seeks-to-define-dcs-sexy-enigmatic-gay-hero-20150602-story.html

作者:Oliver Sava

个人翻译,仅供同好交流使用,请勿用于任何其他用途

内容不代表本人立场

超级英雄情侣午夜战士和阿波罗在90年代末对主流漫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Warren Ellis和Bryan Hitch的《权力战队》揭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种蝙蝠侠和超人的同位体间巧妙而平淡的同性恋关系。

在故事中,这些角色是同性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在漫画之外,这却是一件大事,尤其是在一个渴求更多多元化的同性恋角色的文化氛围中。

在《魔法师: 漫画杂志》中读到《权力战队》,年轻的Steve Orlando立刻被这对同性恋夫夫吸引住了,尤其是午夜战士,这个暴躁、喜欢冷嘲热讽,有能显示出打击对手的最佳位置的超能力的斗士。

“我拿起了《权力战队》,真的很棒,[午夜战士]也很棒,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一个同性恋男人和一个同性恋超级英雄能够出现在媒体上的形象。”Orlando说。”然后我又回去买了《风暴守卫》,从而开始了我对Warren Ellis的持续爱恋和痴迷,这完全是单方面的。”

Orlando出生于纽约州锡拉丘兹市,他在跳蚤市场找到了《西海岸复仇者》的过刊,那是一个名为《两只猫的故事》的故事,讲述了猫科动物超级英雄虎女和地狱猫之间的对抗。

“我仍然还爱漫画,这让我感到很震惊,因为我买的第一本现代书是《克隆传说》的一部分,那是我90年代在一家沃尔登书店买的”Orlando说。”尽管那是猩红蜘蛛首次亮相的时候——当时我真的很喜欢他那件撕掉袖子的连帽衫——但我还是出乎意料的坚持读了下来,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和漫画在一起了。

与《西海岸复仇者》和《克隆传说》相比,《权力战队》对超级英雄的诠释截然不同,性感矛盾的少年Orlando和其中的同性恋角色产生了共鸣。

十多年过去了,Orlando现在是一个非常骄傲的已出柜双性恋者,正在创作《午夜战士》系列,这是 DC 漫画公司第一个以男同性恋超级英雄为主角的漫画。 这是Orlando的第一个大型超级英雄项目,但如果说去年他在创作者著权的漫画《暗流》中初露头角的话,读者可以期待他与漫画家Aco和上色师Romulo Fajardo Jr.合作的《午夜战士》系列作品中的绝佳的创意、精心设计的角色和大量的动作场面(性感的以及其他)。

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交谈中,Orlando谈到了他个人的出柜经历,写作他最喜欢的角色的乐趣,以及与他的艺术团队紧密合作的重要性。

你是什么时候以双性恋的身份出柜的?

我是在20、21岁时才出柜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对很多人来说,以双性恋的身份出柜是以同性恋的身份出柜的一个捷径,这没有什么不妥,但我想真正知道我出柜的时候,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确实经历过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经历过的事情,从中学开始的。有一段时间,我被吓坏了,为自己辩解了很久。 然后和自己讨价还价。”好吧,也许和裸体的帅哥们出去玩没问题,但真的去碰他们,那就太奇怪了。” 然后神奇的变得不那么奇怪了。然后,你就会开始思考什么是可以的什么不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大学里,我和一个同样是双性恋的女孩约会, 这一切都说得通了。我们可以很张扬,每个人都很开门见山,可以这么说。 那时我确定了我也喜欢女孩子,于是我决定是时候了。

从那以后,事情就有了进展,现在我真的不在乎…和谁谈起这个问题了。我从来没有跟谁谈论过,这也许是我选择《午夜战士》的原因。因为他也没有…这是一种进步。不仅仅是关于这本书,因为13岁的Steve从来没有想过,他真的会在这个角色的传承中锦上添花,这个让他知道你不一定要像1998年《威尔与格蕾丝》中的杰克那样的角色。那也没有错,但它表明,媒体中的榜样不止一个。这是一个奇怪的过程,但是一个好过程。

这一切都在进展,我很高兴我做了我所做的事情,这样我知道现在的我是谁,我对双性恋的身份非常热情。 我看到社区两边都有很多人被排挤。 我试着尽我所能去处理这件事,但没有一种特定的成为同性恋的方式一样这一点也很重要,告诉别人这一点也很重要,我见过很多人苦恼于这样的想法,“哦,好吧,我必须做出选择,这是人们告诉我的。” 这让我很难过,因为你不必做出选择。 你只需要做你自己。 我认为让人们知道这一点很重要。 你不必对此如此武断。 有一种观点认为,男人的性取向并不像女人那样流动,我只是认为这反映了人们自己的性别角色和社交生活。 人们会因为这些感觉而失去太多的睡眠产生太多的内心冲突了,他们觉得他们不得不忽视这些感觉,无论如何,你不需要忽视它们。 这一切都是为了人们,这就是我的演讲台。 我花了15年的时间来建立它,但是我们现在终于到达这里了。

你是如何参与到新的《午夜战士》中来的?

我认识 “蝙蝠侠 “的编辑Mark Doyle很久了。我是通过Will Dennis认识他的,我认识后者的时间更久。关于”你是怎么进入漫画界的?”的简短故事。我14岁时就认识了Will, 我们在他的家乡伊萨卡的漫展上认识的。我应该算在漫画界工作过,因为我写了一个但从未发表的四期的吸血鬼故事,但我还是戴上了徽章,我看到一个高个子的红发男人,我说,“哦,你是做什么的? ” 他说: “哦,我负责编辑《地狱神探》。 ” 而在我从紧张中吐完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

那是在我14岁的时候,所以现在让我们快进到直到2012年我们才到了可以一起工作的关系的事实上。那时候Mark是Will的助手,所以我们在 《太空之谜 》里写了一个关于半人马吸毒然后在关于角斗士的幻觉中经历青春期的故事。Mark为我编辑了这个故事,所以当他去了蝙蝠办公室后,他知道当他问我是否愿意推荐一些角色之后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知道这不会是一件普通的选择,我立刻说了午夜战士,因为那是曾经的我——如果你看到我2002年在锡拉丘兹的Denny’s餐馆里,我一定会在那里吃着大满贯早餐,并大谈我有多想在权力战队里工作。这件事对我来说持续了很久,对我的朋友们来说,他们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说白了,我也是。

你对这个角色的定位是什么?

一句话的说法是: “午夜战士热爱他的工作” 我认为这对于角色来说是革命性的。这并不是说我是革命性的。当Warren Ellis提出这个想法时,它是革命性的,因为这个角色期望成为同性恋,残忍的蝙蝠侠。 (即使我,也许是徒劳的,想指出他是以魅影奇侠为原型的。) 但我觉得他们一点也不像。因为你看到午夜战士的时候,有一半的时间他都在笑。人们可不会把这和蝙蝠侠联系在一起。对我来说,这才是回到了这个角色的核心。他在炸毁一个恐怖分子的小岛时不是某种悲惨的送别。最后的画面是他像个傻瓜一样微笑着说 “我喜欢做我自己”

这种观点就是噱头。他在这个我们需要黑暗,阴郁的英雄的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当然,那些也很好。但是我们可以有其他的东西。我们可以让这个发生过这些不幸事情的角色成为夜魔侠或蝙蝠侠,但是他们在一直原地停留。 他已经向前看了,并且喜欢他现在的样子。 他找到了爱自己的方式,而那句话,那句台词,是我们作为人类都在挣扎的东西。 而这显然也是我们出柜进入酷儿群体的过程中所挣扎的,所以那句话对我来说造就了这个角色。

你打算如何探索他面具下的生活?

坦率地说,这是因为我们将第一次真正看到他不戴面具的样子。我们会看到他——目前,他不在阿波罗身边。我喜欢他们在《权力战队》中的关系,我也希望在漫画的未来某个时候,他们能再次相聚。但与此同时,阿波罗了解午夜战士,你迫使他探索自己的方式就是让他认识这些不知道他是什么的新角色。当你遇到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时候,那是90年代,那非常有颠覆性,因为他们是同性恋版的蝙蝠侠和超人。但现在没有那么颠覆了。我们有很多完美理解的例子可以证明,有上了媒体的异性恋霸权主义的男同情侣,而且他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

在某种程度上,这很好,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戏剧性的东西,但当一个角色已经对对方的一切都了解的时候,也很难表现出他自己。所以我们将会看到他融入酷儿群体去明白他是谁,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同性恋者,和他愤世嫉俗的性格,还有他性格中激进和大胆的一面。 他会如何做,普通人会对他所做的如何反应,他是否会改变自己。 也许不会,但也许他会想办法把更多的东西融入到他的性格中去。

午夜战士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他有自己的类型吗?

我不认为他现在有一个类型,因为我们在开始这个系列的时候,他只和一个人真正在一起过。所以关于他的探索有很多要说的。我并不觉得午夜战士有倾向的身材类型或种族类型,可以这么说,因为已经不会有像他这样的人了,因为只有一台带有碳纤维骨头和所有这些东西的谋杀机器。 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他的类型更多的是一种性格类型。 你可以看到,和他交往的人通常比他更能适应环境。 在他们两人之间,阿波罗比他更能适应。

即使是在《权力战队》中,人们也是和阿波罗做朋友,不得不忍受着午夜战士。在大多数情况下。我认为他喜欢那些有自己没有的东西的人,就像我们有时候都会喜欢的那样。做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这些人,也许他们的问题和生活和午夜战士在不同的尺度上运行。他们没有像他那样在疯狂的世界里运作,但他们也比他处理得更好。他是个自信的人,但是他被自信所吸引,他被那些从容面对事情,学会不把任何事情看成竞争或者战斗的人所吸引,因为这是他的天性。

你在剧本中如何平衡午夜战士的爱情生活和他的超级英雄生活?

在我看来,不要太关注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不是有意让自己听起来不正确,但是对我来说,不要让自己过于深究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 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我们要避免展现他是同性恋的一面。 我们在书中有大量的同性恋者的身影。但我也认为,不要因为他是同性恋,就把他的个人生活写得太过花哨,这很重要。所以我的方法是,我尝试在剧本中像描绘一个异性恋的个人生活一样描绘它的篇幅。不要把它看得比Oliver Queen的浪漫生活,或者Dick Grayson的感情生活还重要。因为这种平淡的态度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接受。 我们不想成为一个特殊的阶层。 我们想要平等,所以我认为叙事本身必须以这种平等来对待。 所以我们肯定会花时间去描写,但我觉得重要的是要表明,这本书本身并没有把它有一个同性恋的主角这个事实当作是什么不同的,或者说是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来对待。

《午夜战士》是DC第一部以一个男同作主角的漫画。这是否给你带来了压力?

大家当然对我抱有期望,我和其他一些人谈论过这个问题。 说那些期望没有带来压力是荒谬的,因为它是第一次,但同时,我认为对我自己,对整个社区来说,一本书就能总结出酷儿社区中每个人的经历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期望。这是我认为很多新的同性恋媒体都在挣扎的事情,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并没有那么多角色可以代表他们。 所以当这个角色出现的时候,人们是如此的渴望,每个人都想在这一个故事里看到一切。

如果《午夜战士》有50期或100期,那我当然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但同时,像《寻找》这样的节目是革命性的,但它不可能为同性恋群体做所有的事情,因为它有自己的设定,它不是一个选集,它只关注三个人。这三个人应该更加多元化吗?我可以同意这一点,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可能代表所有人的一切。所以是的,你总是会感觉到压力,因为你想让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被代表了,但我认为我们要做的真正的事情,也是真正的压力,就是不把所有的东西都表现出来。至少不是在第一个故事单元,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为了创造出对每个人都有一点吸引力的东西,你也会做出对任何人都没有深刻影响的东西。 我不想这么做,但我确实认为,我的责任是要创造出像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一样丰富、有层次、有质感的酷儿群体和男人和女人的描写。我觉得我有义务这么做。 这是我希望我们做的事情,这种压力是非常真实的。有同性恋角色而不是同性恋漫画,这确实是压力的来源。

当你透露午夜战士会使用Grindr这个应用时,粉丝们有些哗然。你对此有什么反应?

你看过第1期,Oliver,你觉得我们处理的如何?

我觉得还行,我没意见,但你刚透露的时候我也没意见。很多同志都用Grindr

我觉得你总结了一下。”哗然 “让人听起来像是有愤怒。我觉得是担心更多一些。很多人在我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说:”好吧,如果你要写一本“积极性态度”的书,你要展示他的性生活,你会谈论前戏吗?你会谈论X,Y和Z吗?” 而且你也看到了,即使是在8页纸中,我也认为我们把他表现为一个性活跃的男性是很重要的,是的,我们在第一期就用了安全套。我们对于他解释安全套是干什么用和如何使用的方面没有任何问题。A:我永远无法像Neil Gaiman那样做得那么好。B:这不是一本教育书。

但我认为它很重要,我认为人们所担心的是责任感的问题。如果我们要表现出午夜战士不是单配偶制,那么我们也必须要表现出随之而来的事情和他的责任感,并传递正确的信息。因为我认为积极的性态度是非常重要的。它有时会接近于一种奇怪的荡夫羞辱, 就像人们有时对同性恋性行为的态度一样。这是不对的。当然,同性恋的性行为并没有错。但我甚至认为它来自于一种更大的恐惧,害怕向读者和人们传递错误的信息,他们可能只看到他的性活跃,却看不到其他方面。对Grindr的恐惧来自于担心我们不会表现出他做这些事情是安全的。我们会的,但不是以阻止故事进行的方式。

除此以外,它又转回了这个想法,那就是它是同性恋人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们要展示一个现代的,当代的描写,不承认它的存在是可笑的。你会看到对午夜战士来说它是否有用处,但他不会尝试它的想法在当我认识的几乎100%的同性恋者都尝试过的时候——他们可能不喜欢它,它可能对他们没有什么用处——显得很奇怪。我认为人们会担心,他们会以为这会是这本书的全部内容,这是种合理的担心,但这不是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要体现同性恋社区, 我们必须承认它的存在。可以说这在社区里也是一件争议很大的事情。但不能否认它的存在。我查了一下,任何时候都有100万的人在线。所以人们确实有在用它。

预览和第一期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性爱内容也都包含在里面,因为在很多超级英雄漫画中,性爱是特别被低估或被忽视的。浪漫也没有得到太多发挥,但性爱尤其如此。

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时代在变。《格雷森》有一张一个女人跨在他身上大喊 “Dick!”的扉页。 我们也的确是从 《格雷森 》中开始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们在能放的和不能放的内容都做了慎重考虑。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是一本T+[青少年+]分级的书,而不是一本“成年读者”分级的书。我几乎想要一本T+的书。我们并没有在《午夜战士》里展示那些如果换成一对异性情侣就不是T+分级的内容。又不是说你看到他在骑某个男人。那些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如果是成年读者分级,那会给人一种如果是两个男人会放荡得多的感觉,而我觉得根本就不是那样。因为事实并非如此,也不应该如此。

但你经常看到,哦,这是成年分级是因为有两个男人在接吻,但当它基本上是一个软色情异性恋的场景时它就是T+。显然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并且从把格雷森风流倜傥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书中转换出来。说实话,我觉得《午夜战士》更有吸引力。虽然我相信网上的人肯定会不同意我的看法,因为格雷森的[屁股]有自己的追随者,午夜战士就是其中的一员。重要的是要把他表现得自信满满。我们并不为他的性取向而感到羞耻,也不是在做色情读物。展示他在这些情况里没有什么问题。

说到午夜战士的性生活:在预览里,地上的那些是午夜战士的蝙蝠侠内裤吗?

那些是午夜战士的内裤。我觉得这很说得通,因为午夜战士很有幽默感,他很喜欢去惹怒别人,所以他当然会有蝙蝠侠的内裤,因为他可能觉得蝙蝠侠是DC宇宙中最搞笑的人。就像他喜欢挑格雷森的毛病一样,我想午夜战士也会觉得蝙蝠侠很搞笑。这并不是什么未来联动的神秘伏笔。只是他们对待生活的方式实在是太不一样了。这就是在《格雷森》中看到午夜战士的乐趣所在。这就是看到他和其他DCU角色在一起的乐趣所在,因为如果他可以选择说或者不说一些会激怒别人的话,他总是会选择说出来。这也是人们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写《午夜战士》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最有挑战性的是什么?

最有趣的事情是塑造每一期的中心。如果我们每期都没有疯狂的动作片式的事情发生,那我们在写《午夜战士》的时候,就不是真正的好作品。所以,最有趣的就是想出这些我知道会发生,但你们不知道会发生的事情,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在8页纸的情况下,当DC让我去做的时候,我说:”太好了!这就是高潮:他要和一个蠢货对决。” 就是这样,然后其他的事情都是围绕着这个展开的。但我知道他对那个蠢货使出最后一击的那句关键台词是最重要的, 在第1期中,我还希望通过一些东西让人们看到他是个特别的人,他的角色有一点荒诞感,我们希望通过黑色幽默和80年代到90年代再到现在类型的动作电影怪异感来让这个角色变得有趣。创造这些时刻是非常棒的,从我每次在网上大写的内容就可以看出,每期里我最喜欢的是什么是很明显的。

最有挑战性的事情——角色本身和他的能力是很有挑战性的,但有趣的是找到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也是我一直在想的事情,但同时我认为大家错误地把他想得太厉害了。基本上,他的能力就是找到办法攻击你,但不代表他能伤到你。假设说,他可以和毁灭日打上几个小时,而毁灭日永远也打不到他,但是他也一样,不管他打了多少次毁灭日,都不会造成什么伤害。这不是我凭空捏造的,这可以追溯到他在《权力战队》里和Regis打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继续打我,反正无所谓。” 所以,找到创造性地使用他的力量的方法可能是最有挑战性的事情,当然,还有他的台词经常被引用的事实。所以,创造出属于午夜战士的时刻,可以说是最有趣的,但同时也是最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有一个期望值在那里。我的对手不是垒球运动员。我的对手是Warren Ellis、Mark Millar和 [Grant] Morrison,这是超级可怕的。这是很好的驱动力,但还是超级可怕的。

《暗流》是你的第一部主要的漫画作品。你从那本书中所学到的对你的《午夜战士》的创作有什么启发?

我学到的最主要的一点是关于合作。不仅仅是互相发发邮件,而是和你的艺术家保持紧密的联系。因为漫画最好的地方在于这是一个团队,你真的处在一种团队合作的关系中,这的确是一种关系,相信我。你们让彼此变得更好,这是我在创作《暗流》时学到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让Artyom [Trakhanov,漫画家]自由发挥。《暗流》的每一个脚本都有22页长, 你可能会注意到没有一期的《暗流》是22页长的,那是因为他会深入挖掘这些场景,并说,”你知道,我想扩展一下。”如果我们能在这里放上醒目页就更好了。” 诸如此类。所以,作为一个编剧,有时会有这样的冲动,你会想,”哦,伙计,但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然后你会发现,”等等,我表现的像个自负的混蛋。” 这是团队的功劳,也许我有自己的计划,但我认识这个人,我们认识很久了,我相信他一定会把我想要的东西,我想要的内核,做得更好。我在《暗流》里学到了什么时候该把自己沉浸在合作中,而且效果很好。

这就是我们要在《午夜战士》中运用的东西,因为我永远也无法做出像Aco在那本书上所做的那种疯狂的布局。那都是他的功劳。我是以图像为主,以对话为主。我把这些都给了他,但是这其实是为了让他准备好,让他知道他要做什么。 并且让他做要做的事。 最终几乎从不会是你一开始设想的那样。有时也会有那些柯达时刻,你会想,”哦,天哪,这正是我在剧本里写的,这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是的,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你会觉得很酷,很满意,但同时,你必须准备好即兴发挥,知道你们双方都举足轻重。而且你们要一起努力做出比你们任何一个人自己创造的都要好的作品。所以我在 《暗流 》中学到了这一点,因为Artyom是个了不起的艺术家,我永远也无法做出他怪异、疯狂、别出心裁的布局。而现在我把它放到了《午夜战士》里,在这里我和另一位艺术家一起工作,我也永远无法做出他那样的疯狂、怪异、别出心裁的布局。这其实是一条强有力的贯穿线。

而你觉得上色师Romulo Fajardo Jr.会给《午夜战士》的画面带来什么?

老实说,Romulo是我们刚才谈的内容的延伸。Aco想要—— 我们一开始没有上色师,他推荐了Romulo。他说,”这是我认识的一个人,我们保持很好的联系,我们相处的很融洽,最终效果会非常好的。” 而对于编辑部或我来说,很容易就会说:”你凭什么告诉我们谁来画这本书,兄弟?” 但你必须知道什么时候一件事是正确的,这要归功于我的编辑Chris[Conroy]和Mark [Doyle]的,他们非常聪明,比我更清楚什么事是对的,他们说,”让我们试一试吧。”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之间的紧密关系导致了一种强烈的风格,如果你的艺术团队彼此不认识,或者彼此之间没有密切接触,也许就不会拥有这种风格。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方法,他们知道彼此的提示,不管是描线还是颜色,也因为他们互相了解,任何类型的点评都不会有压力。 这真是太棒了,而且他们明白每个人的想法来源。 Romulo带来了活力,他知道在一个已经疯狂的页面中该强调什么,他知道如何吸引读者的目光,因为他非常清楚Aco追求的是什么。 对我来说,这些页面的最终效果就是当合作发挥作用时的完美结局。 显然,如果这是一场灾难,那就是一场灾难,但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

 你想让读者们在看完《午夜战士》第1话后获得什么?

说实话,我只想让他们在看完之后说,”太棒了”。 这听起来可能很简单,但我觉得一点也不简单。因为它包含了太多内容,还有那么多作为第一本以同性恋为主人公的书而随之而来的包袱,但如果我们真的把他作为一个角色来看待和接受,他们不应该说,”那是一本很棒的同性恋漫画。” 他们应该说:”那是一本很棒的漫画。” 希望他们喜欢他,他是一个喜欢挖苦人,机智而又独特的角色,还有并不随处可见的个性,我希望,在读过第一期之后,他们会觉得他们懂得他,并希望和他一起在他的这段旅程中了解午夜战士的含义。午夜战士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不管他是否穿上了这身衣服。是的,这段旅程会涉及到很多拳打脚踢和隐隐约约的暗示,但这将是一段令人兴奋的旅程,希望他们会支持他走下去。

午夜战士和阿波罗也许拥有了超级英雄漫画中最真挚的浪漫关系

Narcisse, Evan. “Midnighter and Apollo Might Just Have the Realest Romantic Relationship in Superhero Comics.” io9, 12 Oct. 2016, io9.gizmodo.com/midnighter-and-apollo-might-just-have-the-realest-roman-1787673434.

原文地址:https://io9.gizmodo.com/midnighter-and-apollo-might-just-have-the-realest-roman-1787673434

标题:Midnighter and Apollo Might Just Have the Realest Romantic Relationship in Superhero Comics

作者:Evan Narcisse

个人翻译,仅供同好交流使用,请勿用于任何其他用途

内容不代表本人立场

在《午夜战士与阿波罗》#1中,战略武术家和他的太阳能驱动男友请朋友们来吃晚餐。当他们的客人取笑午夜战士居然显露出情绪时,他提醒他们,他可以在几秒钟内结束他们的生命。这一次……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在《午夜战士》个人刊系列结束不久后,新的《午夜战士和阿波罗》的迷你系列上周开始出版。由Steve Orlando编写,Fernando Blanco、Romulo、Fajardo Jr 和 Josh Reed 绘制,第一期中将 Warren Ellis 创建的两个野风暴角色重聚在一起,他们是蝙蝠侠和超人的同位体,他们展示了在对抗邪恶的同时彼此之间的温柔。

前段时间,当我和Orlando谈起他正在编写的《超女》时,他也很亲切地谈起了《午夜战士与阿波罗》。下面是我们关于这对世界最佳夫夫的谈话内容。

io9:我非常喜欢上一卷的《午夜战士》。如果可以完全直截了当的说,我还在为自己没能在那系列完结之前写出赏析而生气。所以,我很抱歉。

Steve Orlando谢谢!

我非常喜欢《午夜战士》的一点是那些刻板的同性恋超级英雄的时刻——“你是同性恋!我们会可怜你或烦扰你的!”——从来没有发生。这本书把午夜战士精心描绘成了一个平衡的角色,他只是恰好脑子里有一台格斗电脑并且喜欢打断坏人的骨头。你能告诉我你的塑造的来源吗?他看起来不像是之前作品里所展现的一个虐待狂的形象。

Orlando:为了确定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在问为什么没有对同性恋的恐慌场面吗?

对的。但我也想知道,这些场面的缺失是否更有利于他的情感塑造。

Orlando:我认为对于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从未包含那个[场景],Kitty Pryde 指着镜头说:“你是同性恋?!”的那种场景,是因为那已经是过去时了。漫画应该向我们展示一个我们想生活在其中的世界。那样写是会很戏剧化,但是……那些故事已经被讲述过了。塑造一个 “被排斥 ”的场景不会让人们感觉良好。因为他们每天都会遇到那种情况。

我觉得这很重要——但在他去了俄罗斯的时候,有一个很长的分镜,然后他把人直接摔穿了桌子,你记得吗?那是给恐同的人群看的。

我们已经开始和平共处,已经向前看了。那场戏背后的秘密是 Christopher Marlowe 的个人经历的一个片段——他是一个同性恋作家,也许是个英国间谍,也许是自称是莎士比亚的人之一。有一本 Anthony Burgess 写的传记,里面有一个场景,他在1700年的某个酒馆里把手搭在了某个男人身上。一群1700年代的英国 “兄弟们 “围了过来,他把手指戳进了他们的鼻孔里,把他们掀翻在桌子上。然后径直走了出去。我当时想,“这就是午夜战士”。 这一开始就是我的原本构思,所以才有了俄罗斯人的那一幕。

在这本书出来之前,我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你打算在这本书里放多少‘同性恋内容’?”[他们] 大概是指感情关系和性爱内容。而答案是,“我们会放进去和你在‘异性恋漫画 ’中看到的一样多的内容”。和之前的《格雷森》刊,或者说后面的《绿箭侠》刊中一样多,因为我们对这个角色充满了热情,我们尊重这个角色,而书本身并不会因为这些内容而把同性恋的元素媚俗化。所以《午夜战士》里的感情戏,和所有其他的情节,对我来说都是为了让他的形象能和DC宇宙中的其他英雄相提并论,因为这就是它的要求。这就是我认为虚构故事所应得的,你明白吗?

从我让他和阿波罗暂时分开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他们……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也许是有点,给他们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而不是童话书里的?在现实生活中,感情是需要维持的。而且在现实生活中,有时候事情并不会马上成功解决。他们的分手是基于我从小认识的一对, 他们就像一对高中甜心,他们在一起很多很多年,他们没有,你知道的——他们真实爱过对方,但是他们需要确定自己。他们从来没有和其他人在一起过,他们去了大学,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在他们出去后,他们意识到 “这就是我的真命天子,现在毫无疑问,我确定了。我见过了整个世界,而你依然是我心中唯一。”这就是我心中阿波罗和午夜战士的故事。

他们也会经历那些真正的酷儿情侣会经历的挣扎。我认识很多人以为初恋就是对的那个人——有时候确实是,有时却不是。也认识很多想找到自己而不是被他们的关系所定义的人。现在,[午夜战士和阿波罗]两个人都在走这条路,而且他们发现自己因此而变得更强大。

这就是我写这个角色的方式。一个——我从来不认为他是个冷酷的角色——喜欢恐吓,喜欢讽刺和表现得恶狠狠的人,对我来说,他是个很了不起的角色,你知道吗?因为当他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或者只要有一个人不该成为他可怕举措的受害者的时候,他就完全是另一个人。所以我总觉得他的内心深处是不一样的。他就是那个会用脸就能把你吓的屁滚尿流的讨厌家伙,但他对阿波罗一直都是温柔的。

他对孩子们总是很友善。他不想让孩子们经历和他一样的事情,所以这个长长的回答就是为何让那些情感内容成为他的一部分的解答。坦白说,人是可以同时温柔和强硬的。并不是只能二选其一。而且这并不会让你变得不那么厉害,也不会让你变得不那么阳刚。

这是个很好的回答。但你刚好提到了孩子,而人们想看的人物之一就是 Jenny Quantum,他们在新52之前,在《权力战队》中收养的女孩。在这方面,你有什么可以说的吗?

Orlando:嗯,正如你知道的那样……他们还没有在这个宇宙中结婚,但我的回答是我会对这个问题持开放态度。

对我来说令人兴奋的是,当1998年他们在《风暴守卫》中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而那正是他们真正找到彼此的那段时间。我现在就活在那段时光里,有绝好的机会去展示他们越来越亲密的关系。所以我说,我完全持开放态度。但是,就像我认为的也许一个突然的变故会使人想被婚姻锁住,你知道的,或者是被一枪爆头——他们认识彼此不到一年,但我不觉得他们已经准备好收养一个孩子了?但是——我完全愿意他们在未来这么做,我认为当时机到来的时候,这会一个美好的时刻,也是他们要做的一个伟大的决定。

午夜战士相关《蝙蝠侠与他身份的多重性》

Brown, Jeffrey. A. (2018). Batman and the Multiplicity of Identity: The Contemporary Comic Book Superhero as Cultural Nexus. (n.p.): Taylor & Francis.

书名: Batman and the Multiplicity of Identity: The Contemporary Comic Book Superhero as Cultural Nexus

内容来源:Chapter 3. Batman and Sexuality: Secret Identities, Lust, and Romance

作者:Jeffrey A. Brown

原文在Google图书提供的预览中可见

个人翻译,仅供同好交流使用,请勿用于任何其他用途

内容不代表本人立场

…午夜战士是存在时间最长的、直接涉及到其可能同性恋内涵的蝙蝠侠变体之一。午夜战士由编剧 Warren Ellis 和漫画家 Bryan Hitch 创作,首次出场于由独立公司野风暴出版的《风暴守卫》(1993-1999)中。午夜战士的角色直接以蝙蝠侠的外观、处事和技能为原型。两者之间的两个显著区别在于,午夜战士是个对罪犯无情的杀手,他也是一个毫不掩饰的同性恋。除了穿着风衣而不是斗篷以及头罩上没有耳朵之外,他的黑色皮质服装与蝙蝠侠的非常相似。午夜战士是一个专家级的战略家和战士。他拥有加速的愈合能力以及一个被植入了一台超级计算机的大脑,使他可以在战斗开始前就计算出无数种击败对手的方法。从1999年到2003年,午夜战士成为 Warren Ellis 的超英团队作品《权力战队》中最突出的成员之一。 作为一股在任务中无视传统法律和道德限制的积极力量,他们证明了超级英雄中修正主义者的流行。如果一个独裁者虐待人民,权力战队就会介入并杀死独裁者和任何他的支持者。在 Mark Millar 编剧的《权力战队》#29 中,午夜战士与他的长期男友,也是他的队友,一个像超人一样力量来自太阳的英雄阿波罗结婚,使其成为首批描写同性婚姻的漫画之一。午夜战士和他的队友也出现在后面几部迷你系列和特刊中,从2006年到2008年,他主演了自己的野风暴个人刊系列《午夜战士》。

在《权力战队》中,Warren Ellis 充分利用了该系列“成年读者”的分级,将极端的暴力、亵渎的语言和对人物性向的开放态度融入其中。午夜战士和阿波罗的恋情和性向从未被视为需要隐藏、不道德、或者是软弱的标志。而且,虽然该系列体现了一个 “如果蝙蝠侠和超人是同性恋 ”的前提,但选择另一个成年人而不是少年跟班与一个同性恋蝙蝠侠变体成为一对,有效地消除了人们对恋童癖的担忧*。这种对于酷儿超级英雄性取向的开放和积极的态度在后来编剧们的午夜战士作品中被保留了下来,包括 Mark Millar,Ed Brubaker 和 Steve Orlando 的作品。一位 Scott Henderson 在2016年他对主流漫画中LGBTQ角色的总结中说:“对于午夜战士和阿波罗来说,性取向是一种基本的、不可改变的特征——就像异性恋一样。”对午夜战士严肃而深入的塑造使他成为一个重要的角色,而不仅仅是一个 “同性恋蝙蝠侠”。虽然午夜战士最初可能是由对蝙蝠侠性取向的猜测而衍生出的,但午夜战士已经不再是对“斗篷十字军”*性取向的演化,更多的是通过对一个特定的、流行的霸权男性气概偶像的影射,对传统的同性恋刻板印象提出了挑战。由于午夜战士被牢牢地定位在蝙蝠侠的超男性气概的模子里,他的酷儿形象使人们对男同性恋者是娘娘腔的观念以及力量和英雄主义是异性恋男性专属的看法产生了质疑。Lisa D. Camp 在2017年讨论午夜战士因其半机械人和同性恋的身份而成为文化局外人时说:“午夜战士通过他的塑造(作为异性恋霸权的、超男性气概的超级英雄蝙蝠侠的变体);[以及]他的性取向(背离了异性恋霸权),公开挑战了理想化的、异性恋霸权的男性气概的概念。”午夜战士超男性气概和极度暴力的设定并不代表着如果蝙蝠侠是同性恋,他会没那么强大,阳刚,没那么英雄。事实上,午夜战士代表的恰恰相反:一个同性恋角色可以像蝙蝠侠一样强大、一样阳刚和英雄。

有趣的是,尽管其虚构宇宙仍然完全脱离在DC宇宙之外,野风暴在1999年被时代华纳收购,成为DC漫画旗下出版公司。2010年,随着DC漫画公司准备在2011年全公司范围内启动的 “新52”计划,野风暴出版社被关闭。这次重启涉及到将野风暴中最受欢迎的几个角色纳入到更大的DC宇宙中。在这些迁移的角色中,最主要的角色便是午夜战士,他在新版《风暴守卫》(2011-2013)和《格雷森》(2014-2016)系列中成为常客,后者是以 Dick Grayson 被迫放弃夜翼身份后作为国际特工为中心的故事。而在《蝙蝠侠与罗宾永恒》(2015-2016)的大系列中,午夜战士与所有的罗宾、蝙蝠女孩以及众多与蝙蝠家族相关的其他英雄(除了已经死亡的蝙蝠侠本人)并肩作战,阻止了一个试图接管世界的反派。DC漫画公司甚至重新推出了他的个人刊《午夜战士》(2015-2016),由已出柜的同性恋漫画老手 Steve Orlando 撰写。“这个系列为午夜战士带来了新的深度,” Mark Peters 在一篇关于DC漫画中LGBT角色的文章中说,“给了他的个人生活(包括床伴和酒吧朋友)和他想方设法残害或杀死任何捕食弱者的‘混蛋们’的癖好同样占比的描写。” Orlando 努力将午夜战士展现为一个丰满的同性恋角色,一位只是恰好与蝙蝠侠相似的超级英雄。

DC漫画公司愿意在他们的首要虚构宇宙中保留甚至推广以蝙蝠侠为原型的公开同性恋英雄午夜战士,这说明这个行业在接受非异性恋的性取向方面已经走出了很远。几十年来,出版商们(以及忠实的粉丝军团)对任何关于蝙蝠侠可能是同性恋的暗示进行了激烈地反击。DC漫画公司一直以来都是以蝙蝠侠是异性恋作为官方立场。面对数十亿美金的风险,更不用说版权法和商标限制的先例,DC漫画公司采取了反映主流文化期望的立场。在他们对哪些蝙蝠侠作品的内容在以同性恋角度解读角色时最常被引用的分析中,Edward Schneider 和 Roxanna Palmer (2016年)指出,近年来,“DC并不希望展现出恐同倾向,于是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角色。”然而,“该公司拒绝了涉及角色同性恋性向解读的学术期刊文章的形象使用权,并通过法律手段结束了一个以情色姿势描绘蝙蝠侠和罗宾的绘画作品的艺术展览”。DC漫画公司现在拥有并出版了午夜战士,且没有淡化他的同性恋身份和他与蝙蝠侠的相似之处,这标志着一个不再监察有关蝙蝠侠性取向的担忧的巨大转变。事实上,将午夜战士作为蝙蝠侠的同性恋变体纳入DC宇宙中,或许也能减轻人们对蝙蝠侠的猜测,因为现在已经有了一个长期的替代者。虽然午夜战士和蝙蝠侠至今还未见过面,但他们存在于同一个虚构宇宙中,午夜战士也已经遇到了很多蝙蝠侠的盟友和敌人。最有趣的是午夜战士和 Dick Grayson 之间发展的关系,这种关系从“死敌”到伙伴,包含了打斗、调情和相互尊重。值得注意的是,DC漫画公司似乎对这种新的发展态势已经足够自如,以至于在《午夜战士》(2015)#4 Steve Orlando 编写的故事中,午夜战士和 Dick Grayson 在东欧的澡堂里只穿着遮挡重要部位的毛巾联手打架。值得赞扬的是,无论是出版商还是粉丝们似乎都已经克服了对蝙蝠侠和罗宾之间关系的另类解读的恐惧。

*此章节着重探讨的是蝙蝠侠与罗宾之间的关系

*指蝙蝠侠